關於部落格
一位少年在深夜刺瞎馬的眼睛,
他閉口不談及怪異的行為。
一位疲倦、自律的精神科醫生,試圖找出答案。
在一來一往,探索真相的問答之下,
正常與異樣的天秤,正漸漸失衡……

慾望與壓抑、馴服和野蠻
遊走天秤兩端
最終是否平衡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dl {
float:left;
margin:0px;width:160px; line-height:295%;font-family:標楷體;font-weight:bolder;
}
dt {

padding:0px 0px 0px 0px;text-align:center;border:#000000 5px solid;
margin:0px;width:160px;
text-align:1px;color:#e71d66;font-size:20px;font-weight:bold;background-repeat:;
}
dd {

padding:0px 0px 0px 0px;float:left;
margin:0px 0px 0px 0px;width:160px;border-top:0px solid #ffffff;
text-align:1px;color:#e71d66;display:none;font-size:24px;font-weight:bold;
}
dl:hover dd,dl a:hover dd{

}
dt a,dd a{
text-decoration:none;color:#000000;width:200px;}
dt:hover,dd:hover{border-top:#000000 5px solid;border-bottom:#000000 5px solid;border-left:#000000 5px solid;border-right:#000000 5px solid;
color:#000000;font-size:20px;}
dt a:hover,dd a:hover{
background-color:#;padding:px;}

/*ie6 hack*/
dl:hover,dl a:hover{border:0;}
table {border-collapse:collapse;
padding:0px;
}






最新消息





關於本劇




人員介紹




讀劇工作坊




場次&交通



售票資訊




相關單位




(function(i,s,o,g,r,a,m){i['GoogleAnalyticsObject']=r;i[r]=i[r]||function(){
(i[r].q=i[r].q||[]).push(arguments)},i[r].l=1*new Date();a=s.createElement(o),
m=s.getElementsByTagName(o)[0];a.async=1;a.src=g;m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a,m)
})(window,document,'script','//www.google-analytics.com/analytics.js','ga');

ga('create', 'UA-48767713-4', 'auto');
ga('send', 'pageview');














一位少年在深夜刺瞎馬的眼睛,

他閉口不談及怪異的行為。

一位疲倦、自律的精神科醫生,試圖找出答案。

在一來一往,探索真相的問答之下,

正常與異樣的天秤,正漸漸失衡……



慾望與壓抑、馴服和野蠻

遊走天秤兩端

最終是否平衡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  • 193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他為什麼不能夠再忍受一點挫折,他不能夠再積極一點嗎?

文字整理:林佩筠

福:中廣新聞網AM86.4幸福新人生 我是阿福 在今天節目當中 要為大家來介紹南風劇團即將在9/10.11.12.13 連續三天 要在281展演場帶來的伊骷嘶的演出 那麼為大家邀請到的是 兩位演員 分別是 陳坤泉 葉蓓苓 那麼還有服裝設計 洪美娟 三位來跟大家現場介紹這一個演出 首先我要請三位跟所有聽眾朋友先打聲招呼

泉:各位聽眾朋友大家好,我是陳坤泉

福:是,坤泉你好

娟:我是服裝設計,美娟

福:是,美娟你好

苓:我是演員,葉蓓苓

福:是,蓓苓你好
三位我們這次要帶來的是伊骷嘶,那其實這個,如果我講伊骷嘶可能大家對於這個劇本不是那麼熟悉,但如果講它另外一個名字「戀馬狂」,可能比較多的朋友就會知道這個故事,不過還是對於,一般沒有接觸劇場的朋友,不太理解這到底講一個怎麼樣的故事,請蓓苓先來跟我們簡單介紹一下,這個劇本到底在講一個甚麼樣的故事。

苓:其實我覺得故事的主題,主要是在探討所謂人正常與不正常這樣的一個概念,那我們的故事開始是來自於有一個孩子,他呢,在馬場裡面刺瞎了六匹馬的眼睛,因此被認為是一個社會上重大的案件,送到精神科醫生,就是坤泉所扮演的精神科醫生那裡,接受治療。但是在那個治療的過程當中,其實,醫生會慢慢發現所謂的正常其實有時候是我們人去訂的一個規則。
那在這個正常的方式之下,有時候我們並不是這麼的快樂,或是這麼的往自己的期待去走。但這個所謂犯案的孩子,他卻有跟別人不一樣的熱情感受,所以他在這當中有了掙扎,那也同時帶出這個孩子為什麼會有刺瞎馬的行動,然後一路連到了他的父母親,還有他身邊的一些環境狀況,整個去討論。

福:其實這個劇在去年的時候,南風就已經有讀劇的一個呈現跟演出,那從去年到今年剛好也發生一些社會事件,包括像是少年可能街頭砍人事件,很多人都會覺得我們這個社會生病了,那在去年到今年的時間,重新來讀這個劇,我想請問坤泉,在這些社會事件之後,再重新來詮釋這個精神科醫生的這個角色,你怎麼樣來看這個劇本?

泉:我們去年在讀劇的時候,其實就已經發生了鄭捷事件,我們在整個排練的過程中也不斷的一直在討論到鄭捷這件事情,來搭配到我們整個劇情裡面,那剛好有一點相似就是裡面談到的17歲的少年,他瘋狂的刺瞎了六匹馬的眼睛這樣的一個社會案件,那整個劇情,我們整個故事是從醫生在治療這位17歲的少年,往回溯,他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一件事情?這麼樣的驚世駭俗的事情,那從他的家庭,從他的個人的成長背景,這樣一路的回溯去了解,這個少年他做這件事背後的成因是怎麼樣。
其實這個劇本我個人是蠻喜歡,而且非常的喜歡,覺得是對我們現在這整個社會來講,其實是蠻重要的一些。劇作家在裡面放了很多的探討主題在裡面,除了宗教,除了家庭生活,甚至於夫妻之間的關係,然後家庭教育,父母親對家庭的教育。
甚至於就是,我們到底怎麼樣是正常?社會上的認同跟世人的,到底是多數的認同,它才叫正常,還是你少數就不正常?有很多的議題都可以,甚至連像我們之前談到的,之前整個社會在引起討論的就是同性戀的問題,同性結婚的這些議題,其實都跟這個正常與否有相關,所以我個人覺得說,這樣的一個劇本其實,就我個人而言是百年難得一遇。

福:在去年的整個討論當中,其實我們也聽到了一些聲音,包括像是,有的人就會認為說,是不是現在的人對於挫折的耐受度相對低,對於生活再怎麼不滿,也不應該透過這種傷害別人的方式來尋找出口,那有人就會提出另外一部,在前幾年奧斯卡的電影珍愛人生,當你是一個滿手爛牌的人,你是拿著一個滿手爛牌的人生的時候,如何在生活當中再去活出一些光明,跟活出一些希望跟可能。對於這樣的一個,兩相對照之下,這樣的劇本,它在現在是不是還有那個討論的空間跟必要。

苓:因為我的想法是說,其實在社會上關於這種所謂不管是無差別殺人,或者是瘋狂殺人魔,這種我們對於社會感到害怕,其實我們討論很多。
那主要都會像剛剛討論到就是,他為什麼不能夠再忍受一點挫折,他不能夠再積極一點嗎?或者是我們也可以討論說他真的是無路可出,那已經是他最後的出路,那我們這個劇本我覺得他最有趣的地方是,我們從一開始的獨白,醫生的獨白,他討論的就不是先從這個少年開始,他一開始,醫生最好奇的是那匹馬。
所以我覺得他切入的角度就跟我們一般大眾去討論的不同,我們討論的是那個男孩為什麼犯案,但是他是先關心那匹馬,由那匹馬的角度去看,我們是怎樣去形塑那個少年的。也就是說,的確很有可能是他的家庭因素,或者是他本身這個年輕人的受挫的那個忍受力不夠,很多的可能都會發生,但是今天這個劇本他比較想要強調的是,在這樣社會當中,這一個跟少年相愛的馬,其實代表我們很多的人,我們也期待在這個被框架被約束的社會當中,也能有所突破的時候。

福:其實這個劇本很有趣的是,他還討論到一個,可能大家覺得不會發生的角色,就是馬。可事實上馬在這個劇本當中是心甘情願被刺瞎眼睛的,這可能在…

苓:他們是相愛的。

福:對,他們是相愛的。可是某種程度上,在那個狂亂的夜晚裡,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那馬到最後他呈現的那一個方式,也是讓大家會覺得說,為什麼這個馬好像沒有反抗的過程。心理醫師去討論這個馬之後,最後是呈現什麼樣的一個結果呢?

泉:因為這個馬其實在整個戲裡面,他所象徵的是這個少年崇拜的對象,他的神。他有很多的移情作用是在馬身上,因為他從小受到他母親的影響,對於宗教的崇拜阿,他需要有一個崇拜的對象。

福:甚至去控制?

泉:對,所以這個馬是他移情的對象,他對馬的愛戀到極致,變成他的神,所以這整個案件回溯到最後他發現,醫生發現就是,他雖然刺瞎這個馬的眼睛,可是馬其實是他最愛的,等於是他的愛人,他的神。
那為什麼他會對他的愛人,他的神會做出這樣的事情?那這個馬,其實我一直覺得就是,以劇作家的角度來講的話,他就是主宰這個少年的枷鎖,他要做為一個正常人的行為的時候,他發現這個枷鎖控制到他,讓他沒有辦法正常的行使,他做為人的這樣一個的正常的事情。所以他在那樣子的一個狀況之下,他錯亂了。他覺得他一定要把他的神,雖然牠是他的神,但是他後來意識到其實這個神也是他的枷鎖,他要把這個枷鎖拿掉,他才能夠做他的事情,做他身為人能夠做的事情。

福:這個故事當中其實還有另外枷鎖,就是母親的這個角色。蓓苓你要不要談談你的角色?

苓:我在劇中的這個角色他是對宗教極度狂熱的一個媽媽,那他也期待他心目中的宗教能夠給孩子最好的生活,所以他不斷的灌輸孩子跟宗教有關的概念。但是在他們的家庭當中,我的扮演狀況是,我是宗教狂熱,但是我的先生他是個社會主義者,極端的不希望孩子受到資本主義汙染。
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交雜之下,孩子他有對宗教的信仰,可是卻沒有辦法像大部分的孩子去接受到所謂現代生活,文明的刺激。所以他非常的封閉,等於他的世界只有神,可是他又反抗媽媽,為什麼什麼事情都是以神為主來教導他,所以其實無形當中就把孩子逼到了一個角落,讓他變成是,他去找他心目中的美跟娛樂,他透過自己想像中的神去創造,然後跟這個世界越來越隔絕。

福:你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,你會不會抗拒這個角色?

苓:我覺得我比較不是抗拒這個角色,我比較是在想我該怎麼詮釋跟去把這個角色扮演好,因為雖然也許對大家來講可能一開始會覺得,這個媽媽是這孩子最大的問題。
但是我覺得今天在這個社會當中,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去看殺人者或是犯案者他們的動機,然後我們追溯他的家庭,然後我們的目光焦點都是放在這些父母做錯了,但是我們比較少是讓這些父母說說他們的想法。

福:會不會他們在生活當中其實也找不到相對的出口,只好藉著宗教的力量去尋找自己存在的價值。

苓:我覺得是,然後,同樣的我覺得其實父母們他們花了那麼多心思在孩子身上,當孩子出錯的時候,他們那種無力感跟他們不曉得該怎麼辦,那樣的聲音其實是很難被聽到,因為我們大部分的人都覺得「你們是做錯的人」。

福:父母永遠是被指責的那一個,可是其實父母有的時候他也在學習怎麼當父母。其實對應另外一個社會事件,「日月明功」的那個事件,很多人也指責這個母親過度迷信,導致害死了自己的兒子,可是另外一方面我們也看到,這樣的一個母親,他在宗教當中,她的確獲得她相對應的力量,她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,孩子是一個獨立的個體,她把她對於宗教的狂熱帶到了孩子身上。
重新再看這個社會事件,再來看你自己的角色,你怎麼樣來看母親這個人?

苓:就我自己來講,我覺得她是一個很可憐的母親。我相當同情她,也覺得她相對地的確也有滿可惡的部分。就像你剛剛講的,她沒有把孩子視為一個獨立的個體,她只把自己的想法灌輸在孩子身上以為那是對他好的,沒有看到孩子的需要。但我一方面又覺得蠻同情她,因為那是她生命當中,她覺得對的事情,而他認為的對,是大家認為不對的。

福:這樣子很孤單欸。因為當你信仰的,就是OK,我的信仰,甚至我覺得我生活支柱的重心,竟然在所有的人面前都成為被否定的。那我當然只好再更去尋找周邊同樣教友,同樣互相取暖的支持。

苓:對,我覺得是因為她的先生對宗教是非常不屑,嗤之以鼻的。那相對下來,其實媽媽會開始更加希望阿倫會站在她身邊(福:這個孩子),給他一切對宗教的感覺。並且說服阿倫,他們倆是在一起,對信仰這件事情是高度熱忱。

福:站在一個外人的角色,其實醫生是冷眼旁觀這一切的人,不僅看著媽媽、看著孩子,甚至看著被傷害的馬,以醫生來講,你詮釋的這個角色,怎麼去看這三個不一樣的個體呢?

泉:其實醫生自己有醫生自己的問題,(福:這個可能要去劇場才會知道)醫生從他治療這個小男孩的過程當中,他自己也把他自己的問題慢慢的掀出來。對照到了,其實我們看這個小男孩,表面上看起來是不正常的,是做出這樣子的一個,沒有辦法為社會接受的一個事情,所以他才來給這個醫生治療。但是醫生在治療的過程,他就發現,他自己的困境在哪裡。其實他自己,我是後來覺得說,這個劇本裡面的每個角色都有各自的枷鎖,被鎖住,都嘴巴裡都有一個像是馬銜的東西被控制住了。醫生有醫生的,媽媽有媽媽的,爸爸有爸爸的,還有那個小男孩阿倫,那就更不用說了。
那我演醫生這個角色,最主要是我關注在這個小男孩的身上,我一直把焦點,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這個小男孩身上,因為他太令我好奇了,他為什麼會做這些事情。可是抽絲剝繭,在回溯這樣子的一個過程當中,其實是發現,我醫生自己的困境在哪裡,自己的枷鎖在哪裡。那因為我本身我的婚姻也已經進入一攤死水的狀態,我跟我太太是已經,我們在講就是(福:貌合神離),貌合神離,兩個不同世界,走在兩條平行線,就是只是維持一個婚姻關係在那邊,因為我們沒有激情,我們沒有那種伴侶的熱情在那邊。

福:所以其實醫生他生活非常的無趣,他也把這個小男孩跟馬,甚至這家人當成了研究對象。

泉:應該是這樣子的一個了解過程,他發現自己也在那種不堪,在那種很大的困境裡面,其實他一直很想要離開這樣子的一個工作跟環境,因為他喜歡,他有他的興趣,他是有他的興趣,可是他有一種無力感去脫離他的現狀。那他的設定,這個醫生的年紀是大概在40幾歲(福:剛好是中年危機)對,中年危機,然後他又在這個工作上已經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了,他剛開始也是很有熱忱的,可是通常已經進入了那種工作疲勞的,職業倦怠的,這樣的一個周期在了,所以剛好這樣的時機,這樣的案件,讓他整個堆積的那些心中的疑問。在劇裡面也是這樣子的題,他堆積了很多的疑問,再對比到當時社會的現況,所以他對自己的工作,對自己的人生產生很多的疑問,然後在這個時候,在阿倫的這個案件上面整個爆發出來。
但是我當初也一直在問,到底這個醫生治療阿倫之後,他有沒有改變他自己的生活,他有沒有離開現在他不滿意的現狀,追求他真正他想要追求的,他裡面有提到,他希望在未來的十年去希臘,到他想要的環境去慢慢的遊盪。不當一個垃圾桶去聽這樣子所謂的不正常的小孩子他們的問題,可是一直沒有確定他到底有沒有離開,有沒有改變,還是他回復了?
還是治療完,這個小孩被他治療完成變成所謂的正常了,他也繼續過著這樣子所謂的正常的生活下去,其實還是有很多的疑問在這邊。

福:很多問題其實是劇結束了之後,離開劇場,大家帶著疑問回去,再去重新找答案的一個過程。今天三位當中呢,有一位是真的外圍者,也就是美娟,是服裝設計,對照一個以宗教信仰為主的媽媽,跟社會信仰為主的爸爸,然後還有想要衝破自己信仰的小男孩,跟一個生活沒有目標,沒有任何信仰的醫生,你覺得這四個人當中,依你自己來看,誰比較幸福?如果你今天要選一個,你會選擇當誰?

娟:我自己應該還是會選擇主角-阿倫

福:為什麼?

娟:因為可能年紀上比較接近。

福:可以用比較青春的打扮出現嗎?

娟:恩,應該是說可以做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然後可能因為還處於這樣子的年紀,甚至你所謂的做錯,人家還可以原諒你,然後你還可以嘗試你想做的事情,不管是打扮,還是你所崇拜的東西。像阿倫崇拜馬…

福:可是像媽媽的年紀跟醫生的年紀,就不能做改變了嗎?

娟:應該說好像感覺都被現實的框架,再加上年齡該負的責任,然後就這樣子,被時間好像沖淡掉,然後可能要忙工作、忙家庭,就忘了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可是阿倫,阿倫還在探討自己,所以我會覺得,因為我比較想幫阿倫這樣吧。可是雖然說他自己本身,有這樣的被大家不認為的狀態在。

福:人過三十,甚至到了四十就不能夠探討自己嗎?

娟:可是這樣會覺得好像,你要先做你應盡的責任,然後之餘才有辦法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福:兩位同意嗎?應該兩位有過三十跟四十了吧?兩位同意嗎?我覺得蠻有趣的,因為這個劇本,就是一個不一樣的世代的對話,請問兩位同意剛剛美娟的說法嗎?

苓:所以是以個人的想法,我覺得剛剛美娟的意思比較是,的確在年輕的時候闖比較沒有壓力跟負擔,那我們到三十到四十,我們相對性,我們有很多必須要去做的,所謂家庭責任,或是工作上的態度。但是能不能闖,還是看個人。那我個人是,還是一直很想闖。

泉:其實永遠不遲拉。我是覺得永遠不遲,你要追求你想要的東西,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,除非你已經完全沒辦法去做那件事,對阿,就像美娟他其實,如果我是美娟的話,我當然我也會選擇阿倫(福:阿倫這個角色)對,因為至少我後面還有很長一段時間,我現在還年輕,當然,我能夠選擇這個角色來過活,或許我們排除阿倫的這個社會規範的這些事情,我的年紀是可以讓我去追求,我有很大的本錢去追求。

福:但是在追求跟突破所謂的規範,他今天刺瞎的是馬,如果他今天刺傷的是人,他就沒有未來了。

泉:那當然。

福:所以他在突破的過程當中,也是一種冒險?

泉:是。

苓:在這個角色,在劇本當中就會有另一個角色-法官出現,他一直在試圖把醫生拉回到現實狀況是,孩子其實是犯錯,他非常的痛苦,他希望醫生把他拉回一個正常的軌道。
所以我覺得這個劇本很有趣是,其實是每一方他都各有自己的想法跟意見,然後在做拉扯。所以我覺得像馬匹,其實在這個角色裡面,他是一個被束縛的概念,第一個是他本身就是被鐵鍊綁著,受人奴役。那在阿倫心中,他又很像是背負著十字架的基督,在為這世人贖罪。那對於醫生看這匹馬,他的想法是,我就是那匹被困住的馬,我渴望著我可以自由。
所以每個人對馬的定義看法不同。那因為醫生他的角度,所以他會希望阿倫保有他自己的信仰,即便那個信仰是大家不認可的。的確每個人都有他相信的東西,不管那是不是可以叫做信仰。
也許我相信同志結婚,也許我相信我的宗教,也許我相信一個理想,那我們為這個理想去努力,有可能會承受很大的代價,也有可能會傷害到別人,也有可能會傷害到自己,那所以醫生他就會很掙扎,我把孩子的信仰剝除了,我有能力,我把他剝除了之後,沒有了信仰的人變什麼?沒有理想的人變什麼?但的確,他如果繼續這麼想,那會變成社會所謂的危險分子,所以我覺得,這時候法官就出來拉住他,所以到後來狀況,其實醫生的掙扎,也還是聽進了法官對他講的話,孩子的痛苦是需要你拯救的。
所以後來還是步上了一個正常的管道,可是在我們把阿倫變成正常人,他不再會去刺瞎馬,也不會對馬瘋狂的熱戀,接下來的人生就變我們真的要自己想一想,不是只有醫生,當我們都變得非常正常,然後慢慢失去自己的信仰的時候,那還剩下什麼呢?

福:其實我們在求學的過程當中,甚至是步入社會的當中,我們會用一個名詞來形容這叫社會化。那這個劇本精彩的地方就是,他把阿倫這樣的一個面臨,十七、八歲到成長的過程當中,其實我想每一個人都經歷過這個階段,就是對於社會的迷惘,還有對於自己自我的認同的掙扎,他透過一個比較具象的方式,探討了人的生理需求、心理需求甚至是到最後有法官的角色出現,來成為一個社會的制約跟規範,那你到底要選擇成為一個刺瞎馬的阿倫?還是你要成為社會化的阿倫?還是你要成為一個不顧世俗道德要跟馬相戀的阿倫?其實我想所有的答案都存在看得觀眾的心裡。你可以自己去做選擇,大家也可以帶著這個疑問,回到家中再去好好地跟自己做一個對話。無論如何,這都是一個相當精彩的劇本,也因為如此,這個劇本在世界各地、各個角落,不停地在上演當中。
那也希望大家透過南風劇團來看見這樣的一個精彩的戲劇。在今天的節目當中為大家邀請到,飾演醫生的坤泉,飾演媽媽跟法官的蓓苓,還有服裝設計美娟,三位來接受我們的專訪,那麼最後三位還有什麼想要提醒聽眾的呢?

娟:最後我想再跟大家複誦一次,我們的演出時間是在9月10日到9月13日,星期四到星期日,我們會在高雄的衛武營281展演場,然後呢,然後也希望大家可以踴躍的參與,來看所謂經典的劇本,可是讓你自己心裏面有不一樣的感受

福:那相關的訊息都可以上衛武營的官方網站,或上南風劇團都可以來找到相關的時間,跟演出的地點,最後要提醒大家,這齣戲呢有部分裸露的鏡頭,所以可能,他是分十八歲以下是不適合進入觀賞的,那再一次提醒大家。今天的節目當中,為大家邀請到三位來跟大家介紹伊骷嘶這一個演出,那再次謝謝三位的分享,謝謝三位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